高瓴资本挤破头也要买比亚迪,电池这张“车票”有多难抢?


2月17日晚间,智通财经APP独家首发报道了高瓴资本斥资2亿美金参与比亚迪股份的最新一轮定向增发股票的购买。

耐心寻味的是:高瓴资本拟以更高金额参与认购,但未得到比亚迪方面的积极回应,故最终确定在2亿美金。

值得关注的是:高瓴资本在此前刚刚清仓了造车新势力蔚来(NIO.N)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等多家美股股票。

事实上,就在一个月前,1月21日,比亚迪发布公告,宣称其将在H股配售1.33亿股,配售募集298亿港元,作为比亚迪半导体拆分领投方,红杉中国以大额资金参与此次认购。公告称,本次募资预计投入电动、智能化方向,继续加强公司电动化领先地位。

高瓴资本看中比亚迪什么?

2月13日,高瓴资本在美国证监会SEC披露了2020年第四季度美股持仓情况。资料显示,去年四季度高瓴资本清仓了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和蔚来。

同属新能源车赛道,高瓴资本为什么要调仓比亚迪?

我们可以从高瓴资本与比亚迪近半年的动作分析。

实际上,高瓴资本对新能源产业链十分青睐,并持续看好该产业链的上、中游的新材料和电池等领域。2020年下半年以来,高瓴资本重仓投资了A股的隆基股份、通威股份、宁德时代、恩捷股份和港股的信义能源等光伏和锂电池企业。

在新能源车企中,比亚迪优势恰恰在于自产电池。

2020年3月底,比亚迪发布了重磅电池技术――“刀片电池”,凭借更高的能量密度、更低的成本、高安全性引领行业,首次搭载旗舰车型“汉”。2020年以来,公司动力电池对外供应加速,国内市场配套长安、小康等车企,并已进入北汽新能源公告,对海外获丰田汽车定点,并有望供应福特、奔驰等全球知名车企。

就在1月份,比亚迪港股配售募资,表示投入方向是“电动、智能化方向”。

2021年2月,则传出市场消息,比亚迪“刀片电池”预计明年开始供货海外。

电池这张“车票”有多难抢?

此外,资本市场对动力电池的角逐日益白热化,但留给机构的“车票”已经不多了。谁能胜出,犹未可知。

手握宁德时代后,又参与比亚迪定增,高瓴资本终于补好了“车票”。

据了解,高瓴资本一开始就拟以更高金额参与认购,但未得到比亚迪方面的积极回应,最终确定在2亿美金。直到2月18日,比亚迪方面确认,高瓴资本以2亿美元参与了比亚迪股份的最新一轮定向增发股票的购买。

高瓴和红杉想要以更高金额参与认购,都挤不进来,即便有再多的资金配售和定增,留给投资机构的机会也并不多。

毕竟,这个机会是有眼可以看到火热前景的。

早在2018年9月,第12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上,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田立新就透露:“过去这些年新能源产业链,这些细分行业,排在前面的投资回报是相当好的,包括电池,铝箔。以电池为例,平均的回报倍数都有3.09倍,年化有超过1倍,所以电池回报对投资人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而现在,火热未减,投资机会却越来越稀缺。

2020年7月,电池赛道另一个龙头,宁德时代的定增融资,同样引起激烈争夺。

2020年7月17日晚间,宁德时代公布定增结果,募集资金197亿元,创下了再融资新规发布后募资金额的新纪录。该定增吸引了38家国内外的投资者参与申购,累计申购金额更是高达千亿元。

从宁德时代公布的各家报价来看,由于采取价高者获配的规则,定增的争夺甚为激烈。最终,本次定增的发行价格为161.00元/股,即低于161元/股的报价全部无效。

其中,高瓴资本报了三个报价,分别是161.98元、159.66元、155.86元,均为100亿元,最终最高价高于161元,成功获配。

值得注意的是,最高价几乎都是由外资大行给出,其中UBS报出了全场最高报167.61元,钜派投资摩根的最高报价为167.60元,这些报价更是高于宁德时代前20个交易日均价163.81元/股,显然外资的报价更为大胆。

国内,电池赛道的融资火爆。

2021年1月,北汽蓝谷子公司蓝谷智慧能源就宣布完成A+轮融资,融资总额超3亿元,由北汽新能源、SK新能源(SKFS)、宁德时代和廊坊安鹏基金四家企业联合领投。

日前,媒体报道,武汉蔚能获得数亿元新一轮投资,投资方包括山东威达、蔚来、国泰君安、湖北省科投、宁德时代、天际资本、自明资本、港华综合、三峡基金、太平金融等,其中山东威达向武汉蔚能增资1.5亿元取得其8.88%股权。

2月2日消息,长安汽车官方招标平台信息显示,重庆长安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长安新能源)为了加快推进IPO进程,计划股份制改造、B轮融资、和IPO上市,其中B轮融资金额计划为30亿元。

而在全球市场上,电池科技的融资也越发火热。

2021年2月,专注于清洁技术的全球通信、研究和咨询公司MercomCapitalGroup最近发布了电池储能、智能电网和能效领域的2020年第四季度和年度融资和并购报告。

该报告中的一些重要发现包括:

2020年,电池存储、智能电网和能效公司获得了81亿美元的企业融资,而2019年的这一数据为38亿美元。

2020年,电池存储领域的企业融资增长了136%,54笔交易共融资66亿美元。

2020年,全球对电池存储、智能电网和能效公司的风险投资增加了12%,达到26亿美元。而2019年该领域的融资规模为23亿美元。

该报告还指出,2020年,锂离子电池技术公司获得的风投最多,达到6.49亿美元。但其他的电池类别也获得了资助,包括固态电池、下游储能、储能系统和流态电池。

而2021年2月初,下一代电池材料公司―SilaNanotechnologies(“SilaNano”),宣布其在F轮融资中筹集了5.9亿美元,融资后的估值可达33亿美元。

产能过剩?强者恒强!

据市场研究公司SNEResearch数据预测,到2023年,新能源车的动力电池需求预计将达到406GWh,供应预计为335GWh,缺口约为18%;到2025年,这种情况将进一步恶化,供应缺口将达到40%左右。

特斯拉就曾因动力电池产能不足等原因深陷“产能地狱”,奥迪、奔驰等也曾面临动力电池供不应求的难题。

事实上,新能源汽车近40%的成本集中在动力电池上,这对于资本来说,显然是一个投资的好机会。

可以说,谁掌握了电池,谁就掌控了主动权。

据上证报资讯统计,2020年,全球有超20家锂电池企业宣布投资扩产,总金额超2000亿元,涉及动力电池产能约500GWh,投资区域主要集中在中国和欧洲。

2021年2月2日盘后,宁德时代公告称,拟合计投资不超290亿元建设三电池项目,包括四川省宜宾制造基地五、六期项目,广东省肇庆市动力及储能电池项目,以及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时代一汽动力电池生产线扩建项目。

一方面是“扩产为王”,另一方面市场却不断有产能过剩的警告声音。

联合资信、工商三部此前发布《2021年我国动力锂电池行业信用风险展望》指出,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仍处于成长期,随着产业链的完善、规模效应的显现,近年来产品不断丰富、成本有所下降,以产促销的局面正在形成,加之充电设施短板的补齐,未来新能源汽车产销量有望保持较高增长,从而对动力锂电池产生旺盛需求。

不过,上述报告也强调,当前动力锂电池行业已出现产能过剩现象,未来竞争中可能呈现“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格局,行业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高。2021年动力锂电池行业市场规模有望增长,联合资信对动力锂电池行业的展望为“稳定”。

那么,动力电池会不会产能过剩?

“虽然结构上可能会有部分的紧张,但其实动力电池产能总体上一直是过剩的。”锂电行业数据服务平台“真锂研究”分析师墨柯认为。

“任何处于增长中的朝阳产业其实产能都有一定过剩,动力电池产能过剩维持在一定幅度内。因为动力电池生产设备这几年更新的速度非常快,三四年前投资的设备可能基本上就没有太大价值了。所以如果电池厂倒闭了,老一点的产能其实是消失了的,因为没有人去承接,大家更愿意去看一些比较新的产能。”

在墨柯看来,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头部厂商之所以还在扩产,是因为它们要时刻准备去接手那些倒闭的中小电池厂的市场订单。

从市场份额分布来看,当前,中国动力电池行业份额向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头部企业倾斜严重,马太效应已十分明显。

注:本文转载自智通财经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评论


乖,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