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嫌弃”制造业,需多角度审视


珠江瞭望

近期,多地出现“招工难”“用工荒”现象。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访北京、山东、广东、浙江等主要用工地了解到,随着复工复产加速推进,劳动力供需结构性矛盾凸显,制造业熟练工与高端人才紧缺,服务业与互联网行业吸纳就业增多。专家认为,年轻人就业观念发生转变、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型缓慢是招工难的主要原因(《经济参考报》4月6日)。

从近年来制造业招工的情势中可以发现,以前主要是老板挑工人,现在则主要是工人挑老板。其中,年轻人“嫌弃”制造业,“偏爱”服务业,是一个重要原因。

阿里发布的《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平台骑手超过300万人,其中“90后”占比近50%。《2020年00后蓝骑士报告》显示,近一年来,新注册“00后”蓝骑士数量同比增长近2倍。而反观制造业,国家人社部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显示,新进排行25个职业中,有15个与制造业直接相关,占比60%,如“冶炼工程技术人员”“汽车工程技术人员”“金属热处理工”等。

年轻人就业观念发生的这种变化,需要好好审视并寻求解决之道。应该说,这种就业观念的变化,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有个性因素也有共性因素;有观念问题也有体制机制问题。从个人主观方面来看,追求工作自由是年轻人的一个特点。据报道,有一线工人坦言,制造业工作时间固定、管理制度严格。而现在的年轻人从小没吃过多少苦,所受的拘束也较他们的父辈要小很多。

从客观方面来看,制造业现有的体制机制与服务保障等,都与年轻人的愿望存在落差。比如,制造业岗位比较枯燥,同时大部分工厂经常加班加点。相比之下,外卖、快递等职业显得更为灵活。

当下正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如果大量年轻人“嫌弃”制造业,势必会制约制造业的良性发展。对此,必须有针对性地扭转年轻人对制造业的“成见”。

首先,政府部门应强化人力资源服务、提高劳动者权益保障力度、强化对违法加班现象的执法监督,让工人能够充分享受休假福利。同时,通过政策措施鼓励年轻人从事制造业。

其次,企业应摒弃加班依赖,通过产业升级提高劳动生产率,同时改善用工环境、工作环境,建设有特色的企业文化。此外还应不断提高员工待遇,可鼓励员工以管理智慧或技术成果入股。

至于年轻人,也应当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勇于在现代企业与实现“制造强国”的天地里放飞青春,并从中学到实用本领,获取发展空间。

◎付彪司法工作者

注:本文转载自信息时报,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评论


乖,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