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能潮起:超10个省份“十四五”重点布局,粤苏鲁企业最多


“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确立,使新能源在市场上受到新一轮追捧,其中氢能成为关注的重点之一。

4月6日,在沪指、深成指和创业板集体下跌的背景下,氢能源板块表现活跃,全天领涨,并走出一波集体涨停潮。其中,雪人股份(002639.SZ)、雄韬股份、美锦能源、厚普股份等都在开盘后不久即涨停。

不仅仅是市场资金,各地政府也早已将目光瞄准氢能领域。根据各省份“十四五”期间涉及氢能的规划,目前至少已经有23个省份(包括省份下城市)提出了氢能布局,计划打造氢能产业集群。

“佛山为什么干氢能?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就是佛山制造业升级的问题,佛山慢慢体会到氢能的文章太大了,氢能是没有天花板的产业。”近日,在佛山市召开的2021中国实体经济论坛上,佛山市副市长许国坦言。

目前,氢能的整体发展仍然相对不成熟。4月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启信宝的数据发现,在存续期、非小微、主营业务涉及氢能的企业,一共不足3500家。同等条件下查询风能企业,则有超过11000家。

E20研究院固废产业研究中心负责人、首席行业研究员潘功博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氢能是新能源中,技术应用相对较晚、应用场景相对较少的新型能源,与风能、太阳能等相比成熟度相对较低。新兴技术,特别是当新兴技术应用于大型能源设施时,应在成熟中试等一系列程序后,形成示范项目,在多种应用场景下进行应用、实践,再行推广,并市场应用。

氢能布局“多点开花”

从各省份发布的氢能发展计划来看,“十四五”时期将是氢能产业快速发展的时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了各省份“十四五”规划、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各城市的发展计划,至少有23个省份(包括省份下城市)发布了氢能的计划。

其中,在各地的“十四五”规划中,超过10个省份将氢能纳入,包括广东、甘肃、河北、山东、内蒙古、陕西、吉林、广西等。

比如,广东提出,推进能源革命,积极发展风电、核电、氢能等清洁能源,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智能创新的现代化能源体系。

山东表示,要在新能源新材料强省建设实现重大突破,以核电、氢能、智能电网及储能等为支撑的新能源产业成为重要支柱产业,前沿新材料、关键战略材料、先进基础材料等产业竞争力显著增强,成为全国重要的新能源新材料基地。

而在此前发布的一些氢能规划中,一些省份提出了具体的氢能产业发展目标。比如,2020年9月,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发布《北京市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规划》,提出2025年前,培育5-10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链龙头企业,力争实现氢燃料电池汽车累计推广量突破1万辆,氢燃料电池汽车全产业链累计产值突破240亿元。

一些省份下的城市,对于氢能的发展也颇为“野心勃勃”。2020年10月,安徽省《六安市氢能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征求意见稿)发布,提出氢能产业目标为2025年100亿元,2030年300亿元。

为何多地都在布局氢能产业?首先因为地方政府看到了氢能产业突破的机会,其次氢能的发展对于“碳达峰、碳中和”的意义重大。

在上述实体经济论坛上,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庞广廉表示,据国际氢能委员会的统计,到2050年全球氢能占比将接近10%,2050年氢能利用可以贡献全球二氧化碳减排的20%,氢能产业链产值将超过2.5万亿美元。未来10-20年,全球氢能产业将迎来巨大的变革,也是重大的机遇期。

潘功认为,从“碳达峰、碳中和”来看,其核心并非仅仅是环保减排问题,无论是污水排放还是废气管理,现行环保标准可提升空间很有限,碳减排的关键在于能源结构和工业结构的变革与升级。就能源结构而言,有别于传统石油能源的新能源,不论是风能、太阳能、水电、核能还是氢能,都是能源结构变化上很重要的布局。

另外,区别于风能、太阳能、水电等新能源,发展氢能,相对不受自然、地理环境的限制。

“竞赛”应注意什么?

但是,与各地方政府积极布局不同的是,现在氢能的产业发展仍然相对不成熟。

一个直接的数据,就是各地氢能企业的数量,和风能企业相比差距很大。启信宝数据显示,主营业务中含有氢能的非小微企业,全国不足3500家,其中广东以超过500家的数量排名全国各省区市第一位。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是江苏和山东,分别有286家和266家,17个省区市的氢能企业数量不足100家。

而在氢能小微企业中,全国总量不足2000家,广东以超过400家排名第一,山东和江苏超过200家,其余省份均不足100家。

在上述实体经济论坛上,多位专家和企业人士谈到了氢能发展的难题,其中的关键问题是产业链不成熟,以及技术突破的难题。

广汽汽车工程研究院电池集成部部长任强表示,氢能中看似不起眼的小件,比如瓶阀等等,在国内找不到合适的或者有一定知名度的供应商,所以他们还是用进口的零部件,成本报价都在上万元的水平,但企业做出一个氢罐的报价也在1万-2万元,严重制约了车辆成本的下降以及推广普及。

佛山仙湖实验室智能氢复合动力车辆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玉新表示,从目前来看,氢能在车辆上的推广存在着障碍,“我们目前开发的燃料电池说是开发出来了,但它是不是能够满足车辆的要求呢?实际整体在匹配过程中,很多的技术性难题都没有解决,比如每升的功率体积非常大,我做应用开发的时候很难。”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学东认为,我们国家这几年全国各地掀起了一股氢能源热潮,主要应用场景是新能源汽车,在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一带形成了很多产业集群,广东以佛山为代表。但是,到2050年氢能源也不可能完全代替其他化石能源,发达国家大概能达到20%就很不错了,我国大概达到10%左右。

他指出,发展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切不可蜂拥而上。从我国3D打印、机器人等产业以往的发展经验教训来看,虽然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对于企业来说实际得利却未达到预期。因此,发展燃料电池汽车产业还得慎重考虑市场需求与技术成熟度,做好统筹谋划。

此外,一拥而上发展氢能还存在安全问题。潘功指出,新能源需要找到安全与环境的一个平衡。对于不同区域,其能源的天然资源不同,应用场景不同,能源定位不同,并非每个区域都要发展成类似甚至相同的能源结构,能源结构的布局需要“因地制宜”,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提供更多的新能源选项,让各个省、各个地区来选择,不仅仅根据能源条件,也根据应用场景。

注:本文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评论


乖,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