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I增速再大超CPI,全球大宗商品易涨难跌,监管出手能否见效?


|本文由腾讯新闻与格隆汇联合发布,如需转载,请表明出处。

6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5月份的工业制造业及居民消费价格数据。与市场预期一致,PPI与CPI数据增速的剪刀差进一步扩大,扩大幅度超出了普遍预期。

PPI同比上涨9.0%,环比上涨1.6%,其中上游生产资料价格大幅攀升是拉动指数涨幅加速扩大主要原因。

相对来说,CPI数据表现温和,整体环比下降0.2%,同比仅上涨1.3%。其中5月猪肉价格同比大跌11.0%拉低了指数0.5个百分点,排除猪肉因素,其他消费物价上涨维持温和。

回看前5月的数据,可以看到这一轮PPI大涨趋势的最主要推动因素可以归结为多类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升所致。但同时,下游的消费端物价实际并没有明显被传导拉高,这意味着这一波的大宗商品价格的传导机制并不顺畅。

例如,在生产者价格指数中,涉及能源化工、工业金属系等产品的采掘、原料、冶炼等上游环节普遍超过两位数的大幅上涨,但其余中下游的产品价格普遍涨幅较低,甚至衣着、耐用品消费、非金属矿物制品、汽车、通讯设备、电力等领域前5月反而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同比下滑。

差异化的结构行情,往往难以长期存在,要么带动其他领域物价补涨,要么此前领涨的产品物价回归。

但在当前全球经济复杂的形势下,两者都不容易实现,大宗商品易涨难跌的趋势可能还会长期存在一段时间。

四大主因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波动

一般而言,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主要因素有四方面:供应、需求、政策、资金量。

自2020年全球疫情蔓延以来,这四方面因素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使大宗商品价格趋向更难协同的复杂化。

今年4月份以来,全球原油、金属、化工建材材料到农产品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均走出了大幅飙升的行情。尤其国内的黑色系大宗商品价格涨幅惊人,螺纹钢及铁矿石价格期货在5月初一度出现翻倍行情。

5月中旬国家多部委多次介入强监管遏制大宗商品爆炒,一度让黑色系商品期货价格最高回撤近30%,致使5月的黑色系金属价格大幅回落。

但近期黑色系期货的价格再次强势反弹,表现出了较强的多头趋势。这说明了市场对其当下的供需失衡的格局如何有效平衡依然心存疑虑。

国际原油及金属材料供需结构出现巨大失衡与错配,是引发此轮大宗商品超级周期行情的主导力量。

国际原油先后经过全球疫情泛滥冲击一度导致原油价格跌至负值,上游开采商被迫大幅减产,再到如今多国经济加速复苏刺激需求大增,油价亦跟随修复。

但由于国际油价的定价权主要在于OPEC能源大国手上,如今供应方乐见原油能源量价提升,并且预见全球经济复苏还是主旋律,未来减产的可能性较小,所以国际原油价格仍然会维持较景气水平。

同样因为疫情冲击影响,多品类的金属材料上游供应端亦出现问题,如直接影响到巴西、智利等金属矿石出口国的生产能力,致使多品种金属矿供应减少。

长期以来,中国大量进口澳洲铁矿石,2020年,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1.7亿吨,其中澳大利亚7吨,依赖度60%。但今年5月初中国宣布无限期冻结与澳大利亚贸易对话,进一步加剧中国铁矿石及部分农产品的供应缺口,成为引爆此轮大宗商品暴涨行情的导火索。

资金量方面,疫情期间,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多国持续采取激进货币宽松计划以刺激经济和稳定市场,大大加剧了全球性的资产通胀。

同时,多国国家还把通过投资基建与制造业作为拉动经济主要手段,尤其美国政府数以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进一步致使以工业原料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供需失衡,价格持续上涨。

另外,无论是国际原油,还是工业金属上游,都是供应端寡头垄断主导价格的卖方市场。虽然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重心,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有极大影响,但大宗商品作为全球性商品,其定价权更多在于国际而非国内。因此虽然国内在大宗商品期货市场出现异常爆炒时及时出手调整,但目前上述几大影响因素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趋势逆转,即使是此前市场预期美国及中国可能收紧流动性,如今也暂时未见明显迹象。

所以在当前供需严重失衡格局下,大宗商品往往易涨难跌。

不过另一方面,上游的工业品涨价在原理上往往会逐渐传导至下游,如今PPI数据增幅持续远高于CPI,后者若除去猪肉价格大跌因素,实际上通胀迹象已经环比明显抬升。若下一个月猪肉价格维持稳定,那么CPI的数据由可能出现较明显上升。这种情况下,收紧流动性预期会重新出现。

同时,如今上游工业品价格高企,但下游的消费需求并未有效抬升,导致中下游企业难以有效转移上游的涨价成本,这虽然是市场行为,但肯定也会迎来相应的政策调控。

可以预计,在下半年,大宗商品易涨难跌同时伴随监管部门的政策引导调控还将是主旋律。

注:本文转载自格隆汇,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评论


乖,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