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钢铁巨头倒下,曾是世界500强,4年负债2000亿,3.5亿卖大楼


今年前5个月,钢铁价格创下历史新高,超过了2008年的前期高点。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21年5月,钢铁类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为165.69,同比上涨60.47%。国内钢材现货价格自2020年10月以来持续上涨,不同钢材的价格从3800元/吨到4800元/吨不等。它在12月达到一个小高峰后略微回落,之后继续快速上升。

众所周知,我国的制造业一直很强大,尤其是钢铁行业自然可以占据一席之地。国内早在1996年就开始“炼钢”,一直是钢铁生产稳定的大国。而当时的钢铁,就相当于现在的半导体芯片,同样是时代先进生产力的“代表”。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绿色环保的理念逐渐成为市场的主流。钢铁等能源密集型、高污染的行业逐渐被“抛弃”。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钢铁公司也被淘汰了。即使是世界500强,曾经的钢铁巨头,也只花了4年时间就“倒下”了。说到这里相信不少人应该都猜到了,这家企业就是渤海钢铁集团。成立于2010年7月,是由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4国有钢铁企业资源整合而来。

这四家国有钢铁企业的资产差别不大。在这四家公司中,天津天铁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力较强,产能约为800万吨。主要生产冷轧薄板、热轧板卷和品种钢坯。其次是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它是中国目前国内最大的石油套管生产基地,产能约350万吨。天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生产能力约750万吨,主要生产中厚板、棒材、高速线材等产品。天津冶金集团产能也在500万吨左右,主导产品为热轧卷板、冷轧薄板等。

他们在资金实力各方面还是非常雄厚的。当时,国内钢铁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再加上各种高层建筑拔地而起,对钢铁的需求很大。在四家国有企业合并后,渤海钢铁集团在2014年和2015年跻身《财富》世界500强,2015年排名第304位。可以说在当时是家喻户晓。从理论上讲,有了这样高起点的渤海钢铁,之后的发展只会越来越好。然而合并、重组之后,问题也随之出现。

2015年,国内钢铁行业发展进入“低谷期”。渤海钢铁在市场萎缩、产品积压的情况下,重组后的渤海钢铁未能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简单地说,这四家公司表面上是重组合并,但实际上都是“分开管理”。直到2013年,财务报表才被合并到一起,成为财富500强行业。为了各自的业绩,这四家钢铁公司开始大力从事生产,扩大规模。但随着投资的增加,对资本的需求也在增加。

2016年初,渤海钢铁集团爆发债务危机,公司部分贷款相继拖欠、逾期。子公司不断新建电炉,扩大产能。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由于钢铁行业突然出现“寒冬”,钢材价格也暴跌了一段时间。然而渤海钢铁却没有利用这一大好时机出手,而是在不断亏损的前提下,继续加大投入生产。

2016年4月,天津市政府正式拆分渤海钢铁集团,四家国有企业重新获得独立。据数据显示,由于后续的漏洞管理,渤海钢铁欠下了巨额债务,当时达到了1920亿元。为了偿还债务,渤海钢铁还以3.5亿元的价格拍卖了总部大楼。2018年8月,渤海钢铁正式宣布破产重组,成为继东北特钢集团、重庆钢铁之后倒闭的巨型钢铁企业。

总经理落马

严泽生,1961年10月生于河北饶阳。1982年毕业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金属压力加工系轧钢专业,后在天津第四轧钢厂任助理工程师。两年后,严泽生回到母校东北工学院攻读硕士学位。1986年毕业后进入天津管材公司,先后担任轧管厂干部、运营经理、厂长助理、总工程师等职务。自1996年起任天津管道公司科技部主任、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

渤海钢铁集团存在“以钢吃钢”的问题。“一些领导人利用权力和资源寻租、追逐国有资产。”同时,集团内部监管存在诸多漏洞,“三重一大”制度流于形式,资金、资产、资源、资金、工程项目管理缺失、缺位,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此外,渤海钢铁集团的“四风”问题也是屡禁不止。有的企业领导无视中央要求,违规发放薪酬、巧立名目滥发奖金补贴、超标准公务接待、公款送礼及变换手法公款消费等问题突出。

一些企业领导纷纷落马。最后沦落到破产,这样的情况非常令人遗憾。

从登上世界500强,4年后面临破产,这一系列过程渤海钢铁只用了8年的时间。不仅如此还欠下了近2000亿的债务,可见在钢铁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渤海钢铁又盲目扩张生产了多少。

注:本文转载自戴帽大的鱼,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评论


乖,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