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6万,公司超过10万家,这个“避税天堂”是怎么炼成的?


来源/冯仑风马牛(ID:engluntalk)

作者/风马牛

封面/图虫创意

本杰明・富兰克林说过,人生有两件事无法避免,死亡和税收。但对于已经财富自由的一些富豪来说,人生的乐趣除了投入大笔金钱追求永生之外,还在于如何合理绕过法律,寻找一个少缴税乃至避税的完美途径。

以开曼群岛为代表的“避税天堂”就是这条完美途径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在这个地方,政府不征收任何直接税,公司利润、资本收益、个人所得都不需要缴税。只要简单填写注册信息,就能注册一家公司,不需要办公地点,甚至不需要一个实际呆在这里的员工,这些名义上位于开曼群岛的公司就能控股千里之外的实体企业,从而合法避税。

“所赚即所得”“少缴税=多赚钱”,这样的诱惑让开曼群岛成为全球最佳公司注册地,“避税天堂”的名头随之而来。然而,从古到今税收都是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也是调节贫富差距的利器,当本该用于再分配的财富沿着法律的墙根溜走,“天堂”的大门到底为谁而开?

1/谁制造了"避税天堂"

沿着开曼群岛发展离岸金融的脉络回溯,隐约能看见美元的身影在其中穿梭,那是英国衰落、美国崛起大背景下,一个连自治权都没有的殖民地的无奈自救。

二战结束后,欧洲经济陷入长达数年的萧条,曾经的工业城市大多沦为一片废墟,失业率居高不下,农业生产也停滞不前。战争掏空了大多数国家的国库,连重建交通运输设施的钱都拿不出来,再加上冷战铁幕的阻隔,东西欧粮食贸易几乎完全中断,数以百万计的难民只能住在临时营地,靠一点救济粮生活。

美国和欧洲的景象截然不同,绝佳的地理位置和参战时机让美国受到的冲击有限,反而因为战争经济而更加繁荣。为了遏制苏联,同时也为了开辟新的市场,美国决定向欧洲国家系统地提供经济援助。这份以政治目的为核心,包裹着厚厚一层美元糖衣的计划,被称作“马歇尔计划”。

马歇尔计划对西欧各国的援助力度

马歇尔计划使大量美元流入西欧,尤其是英国,拿到了其中高达26%的援助资金。与此同时,在冷战压力下,东欧国家的美元外汇也被转存到西欧国家的银行中。进入1950年代,受英镑危机和美国在岸金融管制的影响,大量美元持续流入欧洲,“欧洲美元”在西欧初具规模,伦敦开始大力发展金融业。

然而,这无法阻止英国国力的衰退。1960年代,英国殖民地纷纷独立,其中远在加勒比海的牙买加在1962年宣布独立,其附属开曼群岛直接归英国管辖,但英国本土尚且自顾不暇,又能为开曼群岛做些什么呢?1972年,英国决定下放更多自治权。换言之,让开曼群岛独立谋生。

开曼群岛,一个面积仅264平方公里的地方,能拿得出手的只有渔业资源,从1503年哥伦布发现这片无人岛开始,就一直作为殖民地而存在,离开宗主国的支持,开曼群岛只能靠天吃饭。

无奈之下,开曼群岛开始模仿伦敦,试图从离岸金融中分一杯羹。可是开曼群岛没有任何金融产业基础,又如何吸引跨国资本注入呢?开曼官员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从税收入手。通过立法,开曼群岛营造了一个无比宽松的营商环境,不向公司和个人征收任何直接税,甚至不需要公司在开曼实际运营,只需要交一点钱、留下一个信箱,就能注册一家位于开曼的公司。为了和其它离岸金融市场竞争,开曼群岛还借鉴瑞士银行,设立了严格的保密措施,以保护注册企业的详细信息。

零税收的政策无异于给开曼群岛镀了一层金,不需要什么宣传,自然有公司千里迢迢揣着钞票前来注册。短短几年间,开曼群岛就吸引了上千家注册公司和信托基金,就连花旗银行也忍不住在岛上登记注册。

对于其它国家和地区而言,数百年的被殖民史是耻辱,但对于这个有史以来就从来没有独立过的地区而言,殖民塑造了它的文化、法律甚至是谋生方式――英语国家、英美体系、经济全然仰赖大国,再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让英美跨国公司安心了。

在全球化推动下,跨国企业数量骤增,开曼群岛一跃成为全球知名离岸金融中心,但比起这个文绉绉的经济学名词,人们更愿意直接一点,叫它“避税天堂”。

2/谁手握“避税天堂”入场券

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自曝财务造假,数额高达22亿元人民币,瑞幸股价闻声崩盘,6月29日停牌并退市。7月15日,开曼大法院任命亚历山大・劳森(AlexanderLawson)和王咏诗(WingSzeTiffanyWong)作为联合清算人,促进瑞幸债务谈判和重组。

注册在开曼、上市在美国、实际运营在中国,这不是瑞幸咖啡的首创,而是许多互联网企业的共同选择。

1999年,新浪筹谋在海外上市。然而,根据1993年禁止外商介入电信运营和电信增值服务的法规,信息产业部认为外商不能提供网络信息服务(ICP),但可以提供技术服务。这相当于为鼓励企业进行海外融资开了条口子。顺着这个思路,新浪把ICP业务剥离出来不参与上市,其余部分重组,在开曼群岛开设一家控股公司,以此作为上市主体。如此一来,新浪同时满足了中国和美国两地法律,2000年顺利在纳斯达克上市。

这种模式被称为“新浪模式”。此后几年,网易、搜狐、空中网、盛大、百度、分众传媒、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借鉴新浪模式,纷纷登陆海外资本市场,在这些热门中概股背后,都有一个注册地为开曼的控股公司。2003年10月10日,网易股价升至70.27美元历史高点,丁磊凭借手中股票成为中国大陆首富。仅仅7个月后,盛大网络上市,一举超越韩国网络游戏公司NCSOFT的市值,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网络游戏股,陈天桥因此挤下丁磊,成为新的中国首富。

随着中国互联网规模的发展,类似的造富故事层出不穷。2011年12月底,中国网民数量达到5.13亿,成为全球网民数量最多的国家,很快,移动互联网浪潮呼啸而来,新一轮“开曼控股-海外上市”的造富运动开启。

而这些,只是开曼群岛超过10万家注册公司卷起的庞大资本漩涡中的极小一部分。

从成为离岸金融中心的那天起,开曼群岛的命运就和美元息息相关。据统计,90%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都与2574公里外的纽约金融市场密切相关――要么想通过开曼控股公司冲进资本市场,要么想设立开曼子公司调整会计报表,巧妙避税。当然,在美元仍然是世界货币的前提下,影响纽约金融市场,就等于影响了全球。

1970年代,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提出“股东资本主义”,他认为当股东成为企业的权力主体后,想方设法提高股价、增加股东收益成了企业运营的最高目的。为了达成这一目的,职业经理人往往会被许诺股权奖励,成为另一种形式的股东。如此一来,只要企业报表好看,就能强有力地推高股价。可想而知,避税也是降低成本、拉升利润的重要手段。

弗里德曼提出这一看法时,刚好是开曼群岛及全球其它离岸金融中心发展的开端。时隔几十年,开曼群岛的离岸金融繁荣更胜往昔,他的看法仍被不断证明。

2018年,特斯拉巨亏10亿美元,但与此同时,马斯克作为CEO,以股票期权的方式,拿到了22.84亿美元的收入,这一收入是特斯拉员工平均工资的40668倍。

苹果公司向来以绿色环保塑造自己的企业形象,然而为了规避美国的企业税收,苹果选择了与开曼群岛类似的爱尔兰开设子公司,将所有知识产权转移到爱尔兰,从而通过账目运作巧妙避税。2017年被披露时,苹果公司已经拥有了高达2520亿美元的离岸现金。这一年,库克收获1.45亿美元年薪,是苹果员工平均年工资的207倍。

推高股价、攫取财富,同一个世界同一种玩法,开曼群岛像一粒暗扣将全球市场牢牢联结在一起。毕竟,不论国籍是什么,资本总有最灵敏的嗅觉。

3/活在“避税天堂”的人

那么,生活在这个全球企业趋之若鹜的“避税天堂”的人们过得怎么样?

和大多数热带海岛一样,阳光椰林、水清沙幼是开曼群岛的标配,在主岛大开曼岛上,有整个加勒比最美的海滩――七英里海滩,曾经这片海滩长达七英里,但由于海平面不断上升,如今实际长度已经缩短到了六英里。

按照开曼群岛的法律规定,这片海滩是公共财产,但当地人都知道,沙滩不远处早已建满了豪华度假村和奢侈酒店,而且它们的占地面积还在不断扩大。这仿佛是一个残酷的隐喻:在开曼,公众利益和外来资本的利益始终存在某种对抗。

大开曼海滩七英里

开曼群岛统计人口数量约为6.57万人,其中包括100多个民族,90%的人使用英语。人均GDP约为5.6万美元,在加勒比海地区位列第一。由于庞大的离岸金融体系,超过10万家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公司数量比人口还多。

没有实体产业,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自然资源,绝大多数注册公司都是“纸上公司”,无法贡献一点点收入,开曼群岛靠什么撑起这么高的GDP?

答案是间接税。在开曼,“避税天堂”的美名仅仅针对那些纸上公司,虽然没有个人所得税、资本利得税、公司所得税等直接税,却有着相当高昂的间接税。比如说,开曼群岛几乎没有实体产业,大多数物资依赖进口,每件商品都会征收5%-22%的进口税,对汽车这种纯进口商品而言,甚至可以征收高达100%的进口税。

这只是开曼群岛生活成本的一小部分。在这里,双职工家庭想给孩子找个下班前的托儿所,哪怕最便宜的一种,每年也要花6000美元。信息时代宽带业务必不可少,但开曼的宽带费用是全世界最高的,每月需要140美元。如果租房,简单的一居室每月也要花2000美元。想在开曼买房?2020年,平均房价接近100万美元。

截止2020年9月,开曼群岛居民累积了超过500万美元的教育贷款、7000万美元的汽车贷款和22亿美元的房地产贷款,全国家庭债务占开曼群岛GDP的41%。表面看来,这一数字似乎比英国和美国的低很多。然而,如果算上外来移民的巨额财富,真正的开曼本地人要承受的压力将会比数据显示的大得多。毕竟,这是一个法定最低时薪为6美元的地区,而在生活成本更低的英国本土,这个数字是10.5英镑(约合14.4美元)。

税收就像血液,维持着一个地区的正常运转,怎么可能完全消失?“避税天堂”展现给外来企业的美好,统统建立在当地居民高昂的生活成本之上。可悲的是,开曼群岛在1970年代失去英国支持时,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这一切看似是时代的馈赠,实则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从某种层面上说,开曼群岛算得上是当代社会贫富差异的一个微型景观――在七英里海滩几步之遥的地方,富豪们享受着最美的风景,住着世界上最奢华的度假村和酒店,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和体育明星老虎伍兹的豪华游轮都曾长期停留在开曼群岛海岸,谷歌、苹果、宝洁、可口可乐等等改变世界的知名企业也都在这里注册了公司。

但走到七英里海滩北边,居住着长期忍受昂贵生活成本的本地人,为了孩子、车子、房子,他们很难攒下什么积蓄,畸形的税收和产业让开曼群岛也难以完全支付老人的退休金。对于很多开曼人来说,想要维持退休前的生活状态,他们得努力工作到80岁。

在开曼群岛,每年新增的注册公司数量比新生儿人口更多,然而这些公司只是把这里当成一个中转站或藏宝地,从未想过在此生根发芽。很少有人想起,这里曾经盛产海龟,有人叫它“龟岛”,也常有鳄鱼出没,因此被正式命名为“鳄鱼岛”(Cayman即鳄鱼)。如今海龟和鳄鱼数量都大大减少,开曼被简化成一个充满金钱意味的单词,反复出现在跨国企业们的各式文件上。

人们总是把开曼群岛和维尔京群岛、百慕大、泽西岛等低税或零税地区合称为“避税天堂”,却忘了在这个高度资本化的世界,“天堂”的大门从不为大多数人而开。

资料来源:

1.邢雪峰:中国互联网企业境外上市融资的绩效研究,复旦大学硕士论文

2.徐树雨:开曼离岸金融市场的制度嵌入性,海南大学硕士论文

3.尼古拉斯・萨克斯森:应对避税港问题,金融与发展

4.TaxJusticeNetwork:CorporateTaxHavenIndex-2021Results

5.NicholasShaxson:Fivemythsabouttaxhavens,TheWashingtonPost

6.JamesWhittakerandMichaelKlein:Countingthecostoflivinginthe7.CaymanIslands,CaymanCompass

。END。

版权声明:制造界除发布原创文章外,亦致力于优秀文章的交流分享。转载须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申请转载授权请在文末或后台留言。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注:本文转载自制造界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评论


乖,登录后才可以留言!